• <input id="mmkqa"><button id="mmkqa"></button></input>
    <object id="mmkqa"><option id="mmkqa"><small id="mmkqa"></small></option></object>
  • <thead id="mmkqa"><s id="mmkqa"></s></thead>
  • <input id="mmkqa"><option id="mmkqa"></option></input>
  • <thead id="mmkqa"><del id="mmkqa"></del></thead>
  • 徐翔出獄 面臨離婚、資產甄別,應瑩稱:希望有所進展

    張曉暉2021-07-09 15:35

    (7月9日上午,青島監獄門口。張曉暉供圖)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張曉暉 原澤熙投資的負責、曾坐擁數百億身家的私募大佬徐翔,于2021年7月9日出獄。

    當日上午,青島的最高氣溫是26度,太陽底下,一群人正在青島監獄門口守候。

    等候徐翔出獄的人群中,并沒有徐翔的家屬,有人說家屬可以直接開車進青島監獄里面去接,一直在跟徐翔打離婚官司的應瑩沒在接徐翔出獄的隊伍中。

    7月9日下午兩點,徐翔的朋友向經濟觀察網記者確認,徐翔已于當日出獄,“人已經接到。”

    經濟觀察網記者聯系徐翔妻子應瑩,向其詢問徐翔出獄之后,兩者的離婚官司、財產甄別是否就會有進展?應瑩回復:“我無法判斷,但我希望能有所進展。”

    在監獄中,徐翔已經同意與應瑩離婚,但離婚官司因為巨額財產甄別工作尚未完成,遲遲未判。

     

    離婚官司未判,120億家庭財產仍待甄別

    2015年11月1日,徐翔因涉嫌違法犯罪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2017年1月23日,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操縱證券市場罪判處徐翔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并處以110億罰金,同時徐翔同案等人總計90億元非法所得上繳國庫。這個處罰金額創造中國證券史之最。

    2019年,徐翔妻子應瑩向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遞交《離婚起訴書》,請求法院判令其與徐翔離婚,孩子由應瑩撫養,并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財產。

    因此,徐翔出獄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面對妻子應瑩與其長達兩年的離婚官司。

    徐翔、應瑩離婚案,之所以引發媒體關注,是因為其涉及金額巨大,并且涉及徐翔案的資產甄別。

    此前,應瑩在2019年8月7日發布《關于離婚案的一點說明》稱,“我以徐翔要離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島法院盡快甄別涉案資產,蒼天在上,我要離婚。”

    但離婚案一拖就是三年,至今未有結果。

    應瑩《關于離婚案的一點說明》透露了徐翔案的諸多執行細節:

    徐翔案發后,我們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億元的資產都受到查封,這包括澤熙系公司的資產、徐翔父母名下以及我們夫妻名下的所有資產。此外還包括一些關聯朋友的資產也一并查封。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判決書認定,徐翔的犯罪所得為71億余元。判決書第98頁認定徐翔“所得贓款已全部被追繳”。另據判決書:“本案三被告人的辯護人均提出‘公安機關扣押、查封三被告人的涉案財產,部分是他人財產以及與犯罪無關的本人合法財產’的辯護意見,本院將依據相關法律規定,對隨案移送的涉案財物權屬和性質予以甄別后,依法作出處置。”

    以上均為判決書原文。誰曾料想,“對隨案移送的涉案財物權屬和性質予以甄別后,依法作出處置”這句話成為數年來我最大的糾結,亦成為我們婚姻最大的艱難和坎坷。

    在徐翔案判決前,2016年9月,劃扣個人銀行卡余額約5億,2016年11月至12月,劃扣信托賬戶資金余額約100億(未通過信托公司,直接從銀行端劃扣),判決后,2017年6-9月,劃扣個人證券賬戶資金余額約16億。以上劃扣都是直接去銀行劃扣,我們沒有收到任何手續,查詢相關賬戶后才得知被劃扣。

    應瑩在上述說明末尾中表示申請與徐翔解除婚姻關系,并稱于我而言,我本人希望換一個身份,重新有一個站位和角度。站在一個離婚妻子的角度,我依然希望青島法院能夠加快速度甄別資產,現在是我要求分割我們家庭共有的合法財產,為我和兒子獲得一份應有的資產,這一切是合法,也是合情合理的。不可否認,徐翔有一些違法行為,他本人也認罰,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我們家庭的合法資產也要受到剝奪和沒收。

    2019年11月6日,應瑩訴徐翔離婚案因故取消,離婚案延期。

    2020年5月1日,上海黃浦區法院通知,應瑩訴徐翔離婚案,繼續延長審理。

    應瑩與徐翔要離婚的前提是家庭財產分割,而家庭財產分割的前置條件是徐翔案法院對徐翔案已經凍結的資產進行甄別。

    如今, 徐翔出獄之后,資產甄別能否有所進展?徐翔與應瑩之間的離婚官司能否完結,仍然是一個問號。

    面對離婚案與資產甄別

    根據公開信息,徐翔有機會拿回股份的上市公司,目前有寧波中百(600857.SH)、大恒科技(600288.SH)和文峰股份(601010.SH)。

    寧波中百的實際控制人為徐翔父母徐柏良和鄭素貞,通過西藏澤天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西藏澤添”)持有寧波中百15.78%股權。

    然而寧波中百目前問題重重,2020年報顯示,徐柏良和鄭素貞所持寧波中百的股權均被青島中院司法凍結,西藏澤天的工商信息顯示,該公司已經處于“吊銷,未注銷”狀態。

    徐翔拿回寧波中百控制權的前置條件,跟應瑩的離婚訴訟前置條件一樣,那就是對查封資產進行甄別。

    徐翔出獄當日,寧波中百大幅下跌,在最近四個交易日里,寧波中百股價已從15元跌至11.5元附近,跌超過20%。

    大恒科技的實際控制人為徐翔母親鄭素貞,持股比例為29.75%,這部分股權亦被青島中院司法凍結,2020年報顯示,該公司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均出現兩位數的下跌。其中營業收入為23.15億元,同比下降30%,凈利潤為5700萬元,同比下降21.7%。

    大恒科技在徐翔出獄前數日,股價亦出現大幅下跌,四個交易日內,股價已經從13.96元跌至11.7元。

    文峰股份是三家公司中質地較好的一家,鄭素貞對文峰股份直接持股14.88%,目前該持股亦被青島中院司法凍結。

    另外,據悉,對徐翔的110億元巨額罰金,目前仍在執行之中,這110億元罰金的執行也成為一個問題,因為它需要從徐翔的資產中去劃扣,但徐翔的資產和應瑩的資產,由于離婚案未結,資產甄別沒有完成,罰金就無法單獨從查封的資產中去扣除。

    對徐翔本人而言,由于沒有被處于市場禁入,這意味著徐翔還可以參與市場交易。

    7月9日中午,青島監獄門口,等候徐翔出獄的人群逐漸散去,徐翔并沒有如期出現在公眾視野之中。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資本市場部記者
    從事新聞行業超過12年,專注于時政、公司新聞報道,擅長采訪、調查、取證和突破。2006年起在經濟觀察報華東新聞中心(上海)工作,2008年派駐重慶,負責西南地區新聞報道。常駐重慶。